爱博体育app-【网络述年】难忘年俗穿新鞋

小时候生活在乡下,年味浓而祥和,印象最深的,就是大年初一母亲给我换装穿新鞋。

初一早上,眼睛一睁开,听到响动后的母亲,便会春风满面地来到床边,帮我换新衣,穿新鞋,嘱咐我起来后先去后院叫奶奶。我穿着花布新棉鞋,一跳一蹦地赶往后院,见奶奶正在家堂先祖牌位前合掌祭拜,默默念叨。小辈绕膝,围着奶奶磕头拜年。奶奶开心,笑得牙齿不关风,喜兴兴地外溢“财”气,给拜年的小辈一人一个红纸包,里面包着略表心意的压岁钱。

乡下古朴的年味,飘逸着敬拜的风习。祭祀天地祖宗为大,相拜高堂长辈为上,再就是亲朋好友相互拜年。在初一后的日子里,我穿着红棉袄和开着朵朵红梅花的新棉鞋,跟随着家人走过一村又一村,披红去拜年。梦绕年俗,红红火火的年味就在脚下,是行走拜年拜出来的和美吉祥。

今又过年,高寿的父亲依然活在人世,而八十多岁的母亲已去世四年。母亲心灵手巧,会刺绣,会缝纫,会裁剪,会做鞋。她这一辈子,给父亲和我们兄弟几个做过上百双新鞋,有布鞋、棉鞋、单的拖鞋、棉的保暖鞋。她纳的鞋底,针眼线脚匀称,平整结实耐磨;做的鞋帮子,左右对称,松软贴脚,挺括舒适。记得有年元旦前,我应征入伍去参军,母亲摊开报纸画图样,又找来些结实的旧布,自制面粉浆糊,层层抹在布上,晒干后切底、包边、黏合,一锥子、一顶针地纳起了鞋底。我对母亲说,都什么年月啦,还自讨苦吃。母亲却说,你爸参军去打仗,我做了布鞋送他走;今天你去当兵,妈妈送你的还是一双布鞋;无论你走千山,过万水,想到妈妈给你做的鞋,就不会忘记妈妈,忘记家。

虽然旧年俗已成过往,但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人情未变。每年春节早起,我都会想起往事,会脱下穿习惯了的皮鞋,换上母亲生前做的布鞋,感觉母子连心的温度,就像立春祛寒那样,暖在心头。(尹军)